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20年3月30日 周一 巴西圣保罗 阴
 
人在巴西,每天最揪心的事儿莫过于打开电视听新闻了,疫情几乎是唯一的主题。接连不断的疫情播报地毯式轰炸着听者的大脑,躲不开,绕不过,更逃不掉。
 
昨天因新冠去世的26岁男孩的照片公布了。照片上的亚裔男孩,爱玩,爱笑,还有着超乎常人的耐力,是一名马拉松业余运动员。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死神会降临在这样一个健康、阳光的男孩身上。
(图:巴西26岁的新冠肺炎死者,来源:推特)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悼念死者的最好方式莫过于擦干眼泪,保护好我们自己的身体了。为避免疫情传播,卫生部建议对新冠及疑似病例死者立即下葬或火化,将葬礼人数严格控制在10人以内,并保持彼此间2米以上距离,取消室内守灵仪式。俗话说“死者为大”,但在疫情之下,亲人们甚至来不及同死者做最后的告别。
(图:工人在埋葬新冠死者,来源:推特)
 
疫情蔓延的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想象。继昨天突破4000例之后,今天累计确诊人数直逼4600(确诊病例累计4579例)。累计死亡136人,死亡率从昨天的3.2%上升到了3.5%。
 
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正成为新冠疫情扩散和死亡率上升的帮凶。巴西医疗资源的家底儿到底有多薄呢?我们看看巴西的病床数就知道了。在巴西,每10万人仅有1.95张病床,而在同样严重缺乏病床的意大利,每10万人也还有3.2张。
 
不仅是病床奇缺,医疗耗材也十分紧张。即便在圣保罗最著名的爱因斯坦医院,也只有传染科大夫可以获得每天一个PFF2(S)口罩(等同于N95口罩),其他医生每天只能获得两只普通外科口罩。
 
前些天,我的一个心外医生朋友突发高烧,而就在一天前,他的一名患者刚刚确诊了新冠肺炎。医生朋友还算幸运,后经检测,他没有感染,但在如今确诊1517例、死亡113例的圣保罗,医务工作者在没有有效防护的情况下开展工作,非常凶险。巴西疫情的快速蔓延不能全怪病毒,很大程度上要怪缺乏有效防护。
 
巴西疫情拐点遥不可期,子弹却快要打完了。截止3月27日,巴西17个州的ICU病床已经用去70%。而救命稻草——呼吸机的严重缺乏,则是又一场噩梦。巴西全国60%的城市的医院里,一台呼吸机都没有。你没看错,一台都没有。
 
没有怎么办?只能抢。地方政府对医疗器械供货商打起了主意。州长多利亚3月25日曾表示,不允许联邦政府征用圣保罗州的呼吸机。注意,是不让联邦政府征,不等于自己不能征。3月27日,圣保罗州打响了第一枪。圣保罗州长多利亚亲自下令查封了位于苏马雷市的口罩仓库,50万只3M口罩被州政府收入囊中。3M公司显然没有对州政府的“奇袭”做好准备,对其他地方已经承诺的供货化为了泡影。而圣保罗州政府那边却显然是有备而来,拿出今年2月联邦政府发布的第13.979号法令,法令授权政府有权为应对紧急公共卫生事件“采取非常措施”。同日,科蒂亚市警察又奉多利亚之命在光天化日之下突袭了一家呼吸机厂仓库。
 
今天,圣罗克市又有一家医院ICU病房政府被“洗劫”。圣保罗州的查封行为开创了依法查封私人医疗物资的先河,暂不可知其他州会不会争相效仿。巴西法律明确规定,政府须对征用物资给予合理补偿,但以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无论是明抢还是查没,政府方面都没有提及补偿。
(图:第13.979号法律第3条关于政府征用公、私物资的相关内容)
 
之前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做贸易的巴西朋友没有进口医用物资的,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们可能预料到地方政府这种饮鸩止渴的行为,所以都不敢从事医疗物资的生意了,大家都不做,巴西的医疗物资就更缺了。
 
巴西的混乱还远不止于此。
 
总统博索纳罗也遭删帖。昨天,他高调视察巴西利亚郊区后,又在Instagram、推特和脸书上发文显摆,这无异于自己举报自己不遵守隔离规定。考虑到该行为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今天,三方平台删了总统自己发的帖子。
 
巴西记者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今天(3月30日)的疫情例行记者会上,第五个提问记者十分硬核,问卫生部长曼德塔是否反对总统博索纳罗昨天的外出视察,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或许是问题太难回答,也或许是官方担心曼得塔和博索纳罗的关系继续恶化,政府方面以会议超时为理由,提前终止了提问环节。八个提问只进行了五个,排在后面的三个记者要空手而归了。
 
为了阻止总统的淘气行为,巴西卫生部长的政治生涯遭到了冲击。在上周六在总统官邸举行的会议中,总统博索纳罗曾提出罢免卫生部长曼德塔,理由是双方抗疫立场存在分歧。会议气氛剑拔弩张,曼德塔称“总统或许会罢免我,但我不会辞职。”他还盛赞圣保罗州长多利亚全城隔离的抗疫举措得当。总统相当不爽,甚至一度离席。
 
而今天的疫情例行记者会上,曼德塔依然坚持他的隔离原则,“新冠病毒正在摧毁全球医疗体系,其破坏性远甚于此前任何一次世界大战。”他以其科学、专业、计划性强的防疫举措赢得外界赞誉,也和总统博索纳罗划清了界线。令人担心的是,博索纳罗对他“痛下杀手”或许只在一念之间了。一旦曼德塔离任,巴西的防疫形势必将更加复杂。
 
仅圣保罗一地目前就有1.4万人在等待检测,但排队等检测的窘境或许很快就能改善,这也许是今天唯一的好消息了。由广州白云机场发运的50万个中国产快筛试剂盒已经抵达圣保罗瓜鲁柳斯机场,4月还将陆续有450万个抵达巴西。该快筛检测只需15分钟。下一步,巴西的病例数或许会检测能力的增长而暴增。
 
既然新冠病毒的厉害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听人劝吃饱饭,那就乖乖听卫生部长的话在家老实呆着吧。
 
另外,今天在国内微博上流传一个视频,有人用手机拍摄停尸房,里面摆满了裸露的尸体,为数不多几个裹上尸袋的,上面放着写了COVID-19字样的纸张。视频上写着“CORONAVíRUS SAíU”,是葡萄牙语“冠状病毒驱散”的意思。我一看就清楚,视频拍摄地是巴西。
 
愿疫情早日驱散。
 
话题:



0

推荐

安德小烈

安德小烈

5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本人安德小烈,爱嘚瑟的90后北京土著。现常驻巴西圣保罗,常年混迹拉美,对拉美各国风土人情略知一二。

文章
  • 个人分类
全部文章 5篇
  • 文章归档
2020年 5篇